03-1-12

刻書親自校對
──鮑廷博知不足齋(1728年 – 1814年)


 

  鮑廷博(1728 – 1814),字以文,號淥飲,由於曾作一首<夕陽>詩,故袁枚、阮元等人都稱他為「鮑夕陽」。本是桐城縣人,於其父時候遷居杭州。廷博非常孝順,為了喜歡讀書的父親而時常購書,有些買不到的珍本就設法借來抄,於是藏書漸富,並取《小戴記‧學記》裡「學然後知不足」之意,將書樓命名為「知不足齋」。

  鮑氏最難能可貴的,是不以藏書密為己有,不以珍籍一人獨賞為樂。乾隆年間編《四庫全書》時,他先後把珍藏的六百二十六種密籍進呈,謄錄在《四庫全書》裡。此外,鮑氏藏書特別值得稱讚之處,是其「以散為聚」的藏書思想,所謂「以散為聚」即是以刻書的方法將書留存於世,因此,從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開始,由廷博親自讎校,把家藏精本刊刻為《知不足齋叢書》,每八冊為一輯,一直到嘉慶十九年(1814年)去世為止,先後共刊刻了二十六集,其子鮑士恭繼承父志,繼續刊刻到第三十集,共收書兩百零七種,七百八十七卷。在清代所有的私家叢書中可謂翹楚,著名史學家王鳴盛即稱讚《知不足齋叢書》「有功於藝林為甚巨」,在清代藏書家中佔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