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牌記


 

  牌記又名牌子、木記、碑牌、墨圍、書牌或書牌子,是在書名頁、序文、目錄之後或卷末所刻印的圖記,是出版者用以說明出版情況的專門標記,主要紀錄刊刻時間、刊刻地點、刊刻者姓名、室名、書坊字號、刊刻經過以及版本特點。其目的除了維護版權作用,亦有廣告宣傳之效。

  牌記發跡於漢簡,正式出現於唐,發展成熟於宋,至明清兩代達到普及流行。最初的牌記只是無邊框的題識,後來演變出在文字的周圍框以方格的形式,常見的有單行形、雙行形、三行形、四行形、長篇形、瓦當形等,之後則出現鍾鼎形、香爐形、琴瑟形、蓬甕形、印章式等各類樣式;其字體有真、草、隸、篆四種。牌記不僅內容豐富,形式多元,且分布靈活,無固定位置,有的出現在序文、目錄、書跋之前後;有的呈現於卷首、卷中、卷末;有的直接刻在版心處;有的則將刊刻時間和藏版處直接刻印在書的封面;甚至有一書出現兩種以上牌記的現象。總地來說,牌記的特色可以歸納為以下四點:即字數不拘、字體不一、數量不定以及形式多樣。

  此外,牌記的最大價值,在於為後人提供版本學上的有力依據,比如透過牌記的類型、特徵,以及牌記上所刊刻的年代,為鑑定刊刻時代提供直接可靠的確認來源;牌記上出現的藏版者、版刻地、刻工名以及刊刻經過等文字,可以成為鑑定版本、考訂版本源流的重要參考;或從牌記所反映之著者、編輯者、校勘者,給予後世鑑定者真實可靠的版本依據;而一些獨特造型的專用牌記,更能為版本鑑定與刊刻年代考據提供有力的證明。由此可知,牌記在古籍版本鑑定當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image2-1-3-1

卷六下末有「至正乙酉歲四月余氏勤有堂印行」十四字分刻兩行。《書蔡氏傳旁通》,元至正乙酉建安余氏勤有堂刊本。(現藏者:國家圖書館,書號00181,索書號:102.2 00181)

image2-1-3-2

扉頁有刊記「宋本重刊 漢隸字源 汲古閣藏板」。《漢隸字源》,明末虞山毛氏汲古閣刊本。(現藏者:國家圖書館,書號00989,索書號110.2 00989)

image2-1-3-3

目錄後有「眉山程舍人宅刊行,已申上司,不許覆板」雙行木記。《東都事略》,宋紹熙間眉山程舍人宅刊本。(現藏者:國家圖書館,書號01596,索書號201.251 01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