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書修存


 

  在古代藏書保護的漫漫長途當中,藏書家們逐步形成了一套有利於保護藏書的理念,在自律要求的同時,也用來規範他人。首先,在精神上,必須將愛護藏書視為一種高尚的品行,推崇並提倡愛書護書的精神;尤有甚者,將藏書看得比金錢、生命更為重要,在事關存毀的緊要時刻,他們往往不惜一切代價來保護藏書。其次,在實務上,發展出對藏書的「物種」保護理念。藏書家們發現,單從載體入手,對文獻典籍進行保護,難以達到永久性保存文明成果的目的;因此,他們將眼光轉向對文獻典籍內容的維護及保存上來,即通過抄書的方式,將同一內容的文獻製成複本,讓相同的文獻內容在不同的載體上再生,這種作法不僅預防了「書種」的滅跡,更呈現出古代藏書保護理念的變革,對古籍的流傳與保存具有重要意義。

  除了道德觀念上的維護與規範,在具體保護措施上則有以下三個方面:一為密藏,將典籍文獻藏於石櫃、石室、屋壁或石洞之中,以求永久保存,最著名者為敦煌千佛洞內石室所藏之歷代典籍、戶籍冊、帳冊及土地登記表等文物;二是「四防」,即採取防火、防水、防蟲、防霉的措施來保障藏書不受損害,利用建築工法或地勢選擇等方式,以求延長藏書的保存時間;三為嚴管,訂定諸如「書不出閣,代不分書」、「杜絕火種,樓不延客」之類的管理制度,以防藏書遭遇不測。

  此外,近代藏書家對於所藏古籍,在展讀享受之餘,也會將古籍重裝或全新裝潢,除了能修補毀損缺漏、強化並延長原書紙張之生命外,還可以獨特裱裝來標誌特定點藏,提高其價值,甚至可成為坊間與後世辨別遞藏源流之重要依據,比如清光緒年間廣東饒富盛名的藏書樓──方氏碧琳琅館,其所藏典籍的辨別特徵,就在於裝訂:「每冊有東舟箋副葉,可以闢蠹,書根宋字,齊如刀切。」至於宮廷與皇族貴冑藩府所流出之藏書,其裝潢也就更顯尊榮了,如成化時閣本《大唐開元占經》,每冊俱用黃綾作簿面,黃絹作簽條,可見宮書之鄭重尊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