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

周宏業(1878 – ?),字伯勳,湖南湘鄉人。湖南時務學堂學生,維新運動失敗後,赴日本遊學。不久回國參加自立軍起義,事敗返回日本。1902年在東京參與創辦《國民報》和《遊學譯編》,同年與章太炎等十人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周年紀念會,又參與組織中國青年會和軍國民教育會。民國成立後曾代理財政次長。著有《萬國憲法志》。

宏業與松坡為時務學堂同窗。後同奉梁任公之召,赴日本求學,就讀於任公創辦之東京大同高等學校。居日本近年餘,即先後回國參與自立軍起義。事敗皆返日本,參與創辦《遊學譯編》。又共同參與組織拒俄義勇隊,後易名為軍國民教育會。

周宏業致梁啓超 (一) 宣統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任師大人侍右:數年不見,近因中國多事,業所受於國家及師友者甚厚,不能袖手,已辭去京中關係,擬送舍弟等至東京學校後即行南歸。竊以為和局無論成否,中國今日之事,萬非袁世凱等所得而治,孫黃破壞之人,更不足以言建設,底定大業,當另有人。雲南天府之邦,松坡在彼握有兵權,唯太直率,憑其與今日社會相遇,易遭失敗。且彼地人士囿於見聞,坐味大勢,擬馳往相助,以雲南之銅,就原有造幣廠鑄成銅幣,加以少數銀幣作為本位,就原有大清銀行發行鈔票,再為整理釐稅以裕財政。再修道路。彼地四塞,二三年不受兵革,斯時承袁黃之敝,可以出而爭天下矣。業素長厚,未任大事,不知此法是否可行?尚乞指示。 師對於時局有無成算,祈 示一二。業擬住一二禮拜即南歸,當至神戶相見。北京業行時,大清銀行只有十萬金,各署皆空,袁恃內帑以發軍餉,一二月後羅拙〔掘〕皆窮。南方若以偏師從秦皇島上陸,扼京奉鐵路,不阻通行,唯檢查軍火糧食兩頃,則北兵自亂,袁坐困矣!講和一說縱成,亦不過一時之休戰。中國之事,若袁出能了之,未免大易, 公論何如?覆信賜東京第一高等學校周宏平轉交。覺頓想不去北京?葉行久矣。熊秉三先生亦去奉天,竟未晤得。敬請
道安

周宏業謹啓
十二月十二日

摘要:告訴梁啓超他認為現在的中國不論是袁世凱或是孫文等人,皆無能力治理好國家,他接下來決定前往雲南協助整治經濟,希望梁能對於他的改革計畫給予些指示,最後詢問梁對時事的看法為何,並提出了些許對付袁世凱的想法。

周宏業致梁啓超 (二) 民國元年春初

任師大人賜鑒:去歲過神戶,曾寄一函,想達左右。業到此數日,即患中耳炎之疾,入居東京耳鼻咽喉科院,受其手術,不能寫作,故未致書奉 候。至四月間,始得全愈出院。所作中國幣制本位論,寄呈 高鑒,另一冊請代呈覺頓,論旨與往日國風報不相背謬,敬祈我 師及覺頓予以批評,或另立新見,喚起國人之注意。邇日經濟困敝,不整齊幣制終無入手之法,國人亦多知之,袁,熊諸公於參議院且已昌言,但不知其果有此力量與決心否?實則諸公不足道,仍須視國民有無此力量與決心為斷。往與國人昌言改革,至今失敗無餘,其大原因仍在國人大多數盡在反對之面,不在助我之面,此後在朝在野,凡有致力於此者,仍當助之。 公及覺頓對此等事意見如何?俟體氣稍復,當過神戶一聆清談,敬請
道安

周宏業謹啓
廿九

摘要:告知梁啓超他因罹患中耳炎,直至近期才將《中國幣制本位論》一書寄出,請求梁和湯覺頓可以給予此書批評指教,並希望能藉此喚起國人的注意,促使經濟改革,今後若有志向相同的人,應互相協助以壯大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