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zhen生平簡介:

張伯楨(1877 – 1946),字子干,又號篁溪,東莞篁村勝和村人。民國著名學者、藏書家。

張伯楨致梁啓超 (二) 十六日(年月不詳)

夫子大人尊前:讀 先生箴言,感愧交併。弟子素困學,諒所素知,不過為求津助計,輕率從事,待發稿後始知貽誤實多,故連有函請玉哥付回修改,謂其文筆支拙,直譯固如是,若改換其語法,未嘗不可。至謂於東文未能貫通,誠是誠是!

自得 先生箴言後,即銘諸心,由今日始益加自奮勵,務求不負 先生厚望。今決計畢業專門後再入研究科二年,異時學業大成,均今日之賜。昔岡田先生初為女鑑時,亦坐斯病,後矢誓刻苦求學,今日遂為刑法第一專家。士三日不見,則當刮目相看,況困學如弟子者乎!弟子未東渡時,頗為粵人推重,湘、霞兩兄深知其詳,誠恐 玉兄宣揚於外,有損名譽,不得不求曲諒。然弟子甚苦學,舍自食力外良難,擬再精研東文六七月,倘不遐棄,亦願出師,今順郵上偶感文一篇,亦聊以見志而已。

收到此函,望 賜教言,俾知適從。并望先生除 玉兄外,勿向人道及,并將此函即付諸一炬。

玉兄早已送了譯費,弟子接領後,即往各書坊將銀盡購完,歷年各雜誌無存,不能奉還。若晤 玉兄順為致意。玉兄品學素優,與弟子亦心心相印也。南佛先生處求津助事,不拘何時,望為照料,緣弟子尚有數年留學故也。

十六早

摘要:告訴梁啓超收到了梁對於他文章的建言,表示非常感慨及慚愧,今後將更加勤奮慎重,並決定進入研究所再就學,最後附上一篇感想文,希望梁能對此文及對他個人提出批評指教。

張伯楨致梁啓超 (三) 民國元年三月二十七日

夫子大人尊前:恭稟者,頃北京軍界已籌得一的款五萬八千五百兩,欲囑門生代辦一報(本年正月,各行省軍隊開辦一報於北京,已聘門生任總撰述席,故與軍界頗聯絡),擬將來籌足參拾萬兩,大加擴充(今日陳明遠君已擔任南下籌款矣,今早出津先赴滬。陳君浙江人,李秘園尚書之金蘭友,亦南海先生二十年前之舊交,能任事)。又各處組織政黨實力進行,現國民協進會、國民共進會、國民聯合會已次第成立於北京(協進為范靜生君所組織,共進為王寵惠博士所組織,聯合為江西兩湖人所組織。聯合會及協進決意將來為 先生所用),擬過一年後合併,推 先生為政黨領袖。 先生此時不必出名,祇暗為扶助已足,前途囑門生將此意先達,俾 先生預知彼會之用意云云。前在六國飯店兩次晤蔡鶴卿君,亦持此說,謂將來必將小會合併為一大會,乃厚勢力云云。若以為然,請賜覆,俾好轉達前途,免其渴望(聯合會送一函來,囑轉達 先生)。聞覺頓君說 先生擬一月內返津辦一大報,門生意欲將該報與 先生合併(已委曲商准前途照議,專俟 先生覆音乃定),聯為一氣,或合在京津,或設兩所,一在天津,一在京師,均無不可,任為裁奪。蓋為吾黨擴張將來之勢力計,不得不委曲向前途鼓吹而成,先生以為何如?請詳覆。因男爵意欲早開辦,謂的款已儲外國銀行,開辦及購印子機器等費,隨時可取用,若以為然,請將該報所訂簡章代為修改,代定一報名(此簡章,前途草率交來,謂請 先生訂正兼商酌過一報名擲來,俾好付印云云)。該聯合會章程,前途亦請 先生代訂正,付來發印,請早日寄來為感。 先生約何時來津?便為示知,覆函照信面住址寄便妥。此請
大安

受業楨頓首
新曆三月二十七日

摘要:向梁啓超報告近況:他目前已籌得資金準備於北京辦報,而現有許多政黨相繼在北京成立,其中有部分預計之後會合併以厚實勢力,並推派梁為代表,此時梁只要先暗中幫助即可,接著表示他希望能讓自己的報紙與梁近期將要辦的大報合併,以壯大黨勢,最後委託梁一些文書簡章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