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_Yuanji生平簡介:

張元濟(1867 – 1959),中國出版家,字筱齋,號菊生,浙江嘉興海鹽人。

張元濟致梁啓超 (二) 宣統三年三月七日

任公同年有道:奉前月十九日 手書,知 公將有台灣之行,風景不殊,山河有異,正不知感慨何若也!政法雜誌承 賜敘言,感幸之至。來示勿許言酬金,然此間出版,終帶營業性質,故仍違 命寄呈日幣參拾圓,勿以戔戔見責則幸矣。同人之意,每月欲得 鴻文一篇,不審可慨允否?國民常識 公能獨力肩任,甚善甚善。倘有所 委,無不殫力。日報為今日一大要事,京中要人無不各挾一報以自護,從此國中恐祇有箇人之私言,而無國民之公論,非有 賢者出為拯捄,世道人心,真有不可問者矣!友人去歲購入時事報,弟歸自海外,來相商榷,宗旨相同,約集得三萬金,尚不能動手,餉械未足,不敢輕易出戰,然已踵決肘見,窘態畢露,亦可見近日經濟之困難矣。但祝天佑中國,早賜刀環,旌斾歸來,定當虛左以待,但不知何日方償此願?承 招邀,甚願一見。 從者能迂道至香港否?果能者,約在何時何地,幸先 示及,瀕行時再以Chang Yuanchi, Commercial Press, Shanghai, Going Hongkong 數字電告,弟即便啓程。至與尊處通電,應如何接洽,祈 預擬示。臨穎不勝瞻企之至。肅此,敬請
台安

弟張元濟頓首
〔宣統三年]三月七日

摘要:感謝梁啓超為他所出版的《政法雜誌》寫敘言,並希望梁能每個月為雜誌寫一篇文,接著說到他認為出版報紙是一大要事,目前已募得資金,但印製機械尚未添購充足,所以仍沒有正式行動,資金卻日漸窘迫,由此可見中國之經濟現況有多麼危急,希望梁能早日歸來談論此事。

張元濟致梁啓超 (五) 宣統三年六月初十日

卓如吾兄同年:前月初四日肅覆一函, 論編國民常識叢書,仍宜由 閣下出名, 不必另立學會等事,計荷 垂察,不審 尊見以為何如?台灣游記何日可以脫稿?甚以先睹為快。時事新報已屬按日郵呈,其中舛謬之處,務祈 勿吝教誨。近日所謂輿論,無非一位偏激之談,實不足以膺國民先導之任。敝報頗欲力矯其弊,而彼眾我寡,不知何日方能喚醒群迷,想公聞之,當亦為之扼腕也。學部奏設中央教育會,其意亦欲集思廣益,以謀教育之改良而圖行政之統一,雖所擬章程,未必盡是,而用心尚屬可嘉。弟被命為副會長,事關公益,不能不摒擋一行,約須兩三月後方能返滬。奉商各事,可即與夢旦通訊,勿再寄京,以免周折,至禱至禱!再本國教育之事,應如何改良進步,想公必有籌畫,可否 見告?弟可於會中提議。閱報知 南海先生已到日本,是否亦下榻雙濤園中?千萬為我 致意。肅此布達,敬承
起居

弟張元濟頓首
〔宣統三年〕六月初十日

摘要:先建議梁啓超《國民常識叢書》應仍冠梁啓超名而非另立學會名,接著詢問《臺灣遊記》是否已經完成,再來告訴梁自己認為近日輿論只是一種偏激的想法,他雖想以報紙來開導眾人卻寡不敵眾。最後提到自己被選為中央教育會的副會長,希望梁也能對國民教育提出見解,以做為國民教育改良的參考。

張元濟致梁啓超 (六) 民國元年八月二十五日

任公吾兄同年:自去年六月在京師與 公通訊後,幾及一載,世事滄桑,無復可說,故久久不通音問。得前月七日 書,開緘捧誦,為之嗚咽!吾輩既不能早化,且有子孫託生其間,設竟陸沈,甯勿悲痛。顧於萬無可為之中,思所以拯救之策,鄙意殆非濟以武力不能。使十年以前吾輩早廁身於士官等校,則今日亦尚能與諸少年馳驅角逐,事非竟不可為。而今已矣!堅公來此,晤談數次,旨趣大略相同,今東歸,當能為我代達。聞 公思歸甚切,去國十餘年,又丁茲多難,眷懷故土,甯能忘情?然弟竊以為尚早,蟄伏亦既久矣,不妨更緩須臾,來日大難,我 公有用之身,幸
善自珍重

弟張元濟頓首
〔民國元年〕八月廿五日

摘要:告訴梁啓超久久未通信,一讀到梁的信便悲痛難言,他感嘆現在只能靠武力以改變政局亂象,然而自身已年華老去,不再有精力能替國家效勞,最後告誡梁即便歸心似箭,但現在動身仍是太早,應再延緩歸鄉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