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junmai生平簡介:

張君勱(1887 – 1969),名嘉森,字君勱,號立齋,別署世界室主人,筆名君房,以字行,江蘇寶山人。中國政治家、哲學家,中國民主社會黨領袖。

張嘉森致梁啓超 (一) 光緒三十三年十一月

任公先生道鑒:來申後未作一書,以胸中所欲言,與之皆已言之,毋取更多費筆墨也。今晚電止歡迎倫貝子一事,予六與與之同意見,渠函中已詳述,不贅。惟對于國會運動一事稍有愚見,為 先生陳之:

內地聞政黨一名,避之惟恐不及,而極好言國會,此乃一怪現象。故使告以組織政黨以改造政府,彼甚不樂聞,及與言合一團體以要求國會,則彼欣然願聽。惟其如此,故吾社進行方法,定不可不于國會運動中寓擴張黨勢之實。十二月間與憲政講習會及上海二大團體開國會請願大會,此事於實際上無大關係然以內地人心理而論,則運動範圍之廣狹,大有關于將來之黨勢,故此刻凡吾社所能運動者,定不可不從速圖之。

北京、漢口兩報,聞 君勉先生素有此志,不知此事能從速趕辦否?吾黨于西北方面,殊少駐札之人。(以後宜留意西北人材為要。)以報館為機關,而更可造成一般輿論,故此事定不可不著先鞭。

森擬於數日內往南京,并往江西,由楚卿先生處出一介紹書見陳三立先生,則號召江西一省,或較易為力。匆匆書此,餘詳與之函中。專此,敬請
道安

森敬上
〔光緒三十三年十一月〕

再者,時報言論極乏統一,且少精采,孺博先生萬不可不速歸加以振頓。

摘要:向梁啓超表達自己對於國會運動之看法:他發現人民對於結黨一事敬而遠之,卻樂於談論國會,所以若要順利推動國會舉行,必須以組成國會推動團體而非政黨的名義來實行。

張嘉森致梁啓超 (二) 民國元年二月十二日

任公先生有道:前寄塵一書,頗不盡所懷。茲更欲與 先生商榷者,竊謂今後中分天下者,袁孫二黨而已,吾黨處此時代,所以待之者有二:超然獨立,另標政綱,與天下共見,一也;與兩黨之一相提攜,以行吾輩所懷抱,二也。如第一法之義,立身高潔,不斤斤於政權,以靜待輿論之歸,義極正大,且袁孫二派皆非能建設今後之國家者,雖合無益。然立憲國中輿論之功,勢不能僅恃其主義之純潔,必也與人爭選舉、爭議席,如是,雖欲長居超然,勢必有所不能。今世界之社會黨,其初皆居於獨立地位,終折入於議院政策者,其原因在此而已。由此言之,目前舍擇二派而提攜之,別無他法。此二者比較的適於建設之業
者,實在北方,故森以為下手之方,在聯袁而已。袁氏為人詭譎多術,頗不易合,則森以為,聯合之目的並非在爭政權,藉其勢力以發展支部於各省,數年之後,雖欲不聽命於我,安可得焉。持此術以與袁氏合,為道當亦非難。且北方官僚中表同情於吾黨者,頗不乏人,藉此以吸收才智之士,則黨勢愈厚。今後之中國,非造成一大黨以為改革事業之中堅,則建設必不能完備,而危象且隨而發現。今民黨所造成之政體,雖非吾黨所欲,然此瀕危之老國,何堪一二三度之波瀾,吾以為今後建設之責,實在我黨,尤在 先生之進退。近一月浮沈海上,極形無聊,今定於明日起程赴北,略考北方近狀,以圖進行,目的所存,則在聯袁以造成一大黨而已。昔日憲友會同志,將在上海發起一共和建設討論會,頗屬望於 先生,惟革黨反對之氣焰猶昔,故不敢即提及此。中國南北情形迴異,比較的易著手者,實在北方,如欲進行,亦應先北而後南,所以應與袁合者,此亦其一因也。此大結合如能成功,再將大黨之必要、建設之困難,鼓吹一年半載,吾黨勢力必彌漫全國,則左右天下不難矣!行裝匆促,不盡欲言,到京大旨寓國民公報,望 先生述所懷以教,至感。專此,敬請
年安

張嘉森頓首
〔宣統三年〕十二月廿五日

摘要:告訴梁啓超自己對於國家局勢的看法:中國勢必由孫、袁兩政權其一統治,梁的社黨若想要繼續下去,不是選擇超然獨立便是和兩者其中之一合作,他建議選擇與袁合作以利於向北方發展,建立支部、吸收人才以穩固自身黨勢,替未來理念的推行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