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11生平簡介:

林幼春(1880 – 1939),又名林進、林資修;字幼春、號南強、老秋等。林幼春生於臺灣臺中市霧峰區,為霧峰林家之後,林文察從孫。富民族思想,詩作才情被梁任公譽為「海南才子」,參加非武裝抗日運動,一九二三年因「治警事件」入獄。

林幼春致梁啓超 光緒三十三年六月十五日

海島纍民幼春謹啟
任公先先執事:幼春生年十六,罹滄桑之變,淪胥于此十有三年,年廿八矣,每念檻猿囚鶴,輒欲破壁飛去,而舉族百餘,戀於芻豢,握拳嚼齒,憤無可伸,咄咄終日,如有心疾。當 南海先生受知之年,雲興霞蔚,天下企踵,幼春竊竊私喜,以為祖國中興,我海島之民其有后來其蘇之一日也。佞臣貪祿,釀成牝朝,南海先生與 先生同時去國,斯時心灰望絕,每閱報紙,淚不覺其承睫也。臺灣蠻鄙之鄉,聲化素隔,略識文字,已成鳳毛,雖為血氣之倫,實同毛角之族,淪胥已來,務為繭絲之政,其黠者狐媚百端為之倀,以求免於禍,其愚者魚肉唯命、鼎俎是甘,加以學校程度甚低,開化無期,生計之途日窘,謀食不易,此島利藪,向以米糖茶栳為四大宗,今其三巳奪於政府外商之手,惟農一道尚足資生,而國賦之外,別有常供,什一之征,不啻四倍,雖至愚者亦知溝墾不免,其稍有知覺者,能不汲汲顧影乎!大抵天演之世,受制外族,大率如此,印度、越南已成前轍,無俟含淚隕血向先生喋喋也!
先生救國之誠,薄海同欽,再造玄黃,必有成算。如或憫此一方,游轍南指,引繩批竅,為之導迷,則螳斧之微,雖碾骨為塵,尚能為厲也。家叔東游歸,亟云於途次曾拜 几席,並有渡台之約,不禁距躍三百,今茲冒瀆,惟 先生憐其頑愚,有以教之。割台後之第十三年六月十五日頓首白。

摘要:對梁啓超抒發自己日本治臺、流落台灣的悲憤之情,他感嘆台灣人民智未開,在此謀生的手段非常有限,而重要的謀生手段多數卻又被外族掌握,這種處境使得他對未來感到極度擔憂,希望梁啓超能給予些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