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簡介:

鄧孝可(1869 – 1950),字守源,號慕魯,四川奉節縣人。清末立憲派人士。

鄧孝可致梁啓超 (二) 宣統二年秋冬間

  日昨敬上一章,並請都察院代奏呈稿,當可達鑒。呈投旬日,消息渺然,趕印尚未出,印出後擬極力運動之,當以極單簡之詞述吾國萬險之狀,分懇於貴族及諸當道,多方運動於上,報館鼓吹於下,然後懇人代奏之,或有小效力。是都察院頃之擱下,未嘗非與我以好機會也。此事著手在十五已後(今陰曆十二,再三四日稿始可印出),此可七月下半月功課。時艱如此,政府窳朽萬分,國民中不少熱血人,又無統無[撫?]之者,非吾 師返旆,大局胡從著手?嗟乎!天之阨我,亦云至矣。行政綱目茲撿出寄 上,如謂其有一日之長,則敬懇加以數語,置之國風報中,榮幸豈有倫比!吾國行政機關問題,現以督撫權限為至要,而外官制為尤重。蓋內閣有藍本可倣,行省制則須自我作則,吾國此問題果解,則西人所謂立憲制不宜大邦之語可雪矣。駮議及此次呈稿,皆略於內閣而詳於行省者此也。孝可自信所擬者似尚可行,此至大問題也,吾 師謂如何?頃日訂定京外官制,已著手起草,此孝可所以欲再借國風報之力而收改革行政之微效也。(前此文已登之帝國日報矣。)
今年甚有意行文,頃所作頗不少,憲志日刊、帝京新聞、北方日報之署志農、孝可、可者,皆弟子也,不能一一撿呈吾 師披閱,時如有所見,尚祝時賜教誨。恭請
道安

肄業弟子鄧孝可頓首

摘要:告訴梁啓超他計畫上辦運動以激勵高官,下辦報紙以鼓吹百姓,而現在的政府無力,懷抱熱血的年輕志士們又欠缺領導,希望梁能改變這樣的局面,最後給予關於行政機關問題的一些想法,請梁給予建議,利於著手改革。

鄧孝可致梁啓超 (四) 宣統二年九月

  外貲問題,平情論之,如用於功易而利厚之鐵路,雖小有浪費,尚可有利。然吾政府外貲入手,(政府頃年雖亟而不打算借債者,實頃數年吾國新少年片面之國權論有以警之,今奈何贊浪子之假款,貽國民以實害?)能限其投於生產之鐵路否?能限其止小有浪費否?外人爭以貲本投之吾國,無論其為經濟政策,為外交及他政策,我內政不修,此皆可危。況我輩之望可政府之急而求改革者,惟此財政之窘迫,政府一旦有錢,萬事皆休。頃諮議局聯合會提出議案,凡新加租稅,各省一律否認,乃不轉瞬而贊成政府之借款,寧不可怪?資政院大有傾向贊助借款之勢,可在京時極力為民選議員中言之,問伊等諮議局所提不承認新加稅案為何,伊等有啞然失笑者。然彼等無大定見,可又出京,幸國風報亟有以指示之。此事繫吾國前途頗大,幸 先生早賜明星也。

  孝可頃待川江小輪,大約九月初旬可以上駛。近年家難,敗壞不可收拾,此去不知何日始能了解,且未知終點之所屆,言之焦灼如焚。

孝可再頓首

摘要:向梁啓超提出建議:外資可投資在鐵路的建設上,這麼做有利可圖,而為了因應大筆外資不斷投入中國,政府的相關政策也必定要修改,然而政府在修改政策的議會上卻又反其道而行,對於這個怪現象,他希望梁可以給予指點。

鄧孝可致梁啓超 (五) 宣統三年六七月間

任父夫子大人函丈:昨章當得達 座右,孝可振臂一呼,蜀人集者十萬,然來日大難,此後變相如何,雖難逆睹,然可等當誓守定主旨,百折不顧矣。今日最要者則盛宣懷之政策,時人頗為所熒。盛之意謂大借外債,使外人有所顧而不敢動,交互抵押(如東省則抵諸四國,江蘇則抵諸日本之類),使外人有所牽而無能攫,此等囈語,三尺童子雖知其非,而當世王公大人則為其所懷。政府最忌者湖南也,鄭蘇戡則為湖南布政使,此有深意。蓋鄭即惑於外債,引〔飲〕酖而不知毒者也。以當日言,立憲之時,新內閣第一政策即蔑視資政院諮議局如弁髦,吾黨不主張立憲則己,否則即以他方面言之,亦斷不可不對政府加以痛擊。況盛之政策實足亡吾國有餘者,雲省六百萬磅借款合同,尤實與外人以完全之路權者也。合興公司所以能爭回者,以官紳同意也,今不可有說以破邪說之惑。國風報勢力極大,此則吾 師之責任也,孝可拭以讀正論。此請
大安

肄業制鄧可孝頓首

摘要:告訴梁啓超他在四川已召集十萬人準備之後的抗爭運動,其首要反對者為盛宣懷大借外債的政策,因為這樣做等於把路權完全交付予外人手中,足以導致亡國的命運,希望藉著梁所辦的國風報的影響力,來達到掀起輿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