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1001生平簡介:

麥孟華,字孺博。廣東順德人。清末維新派。1888年入廣州學堂,1891年入萬木草堂,成為康有為的忠實弟子。少時與梁啟超齊名,在草堂弟子中有「梁麥」之稱。

麥孟華致梁啓超 (二) 光緒三十三年七月五日

任公先生大鑒:歸國後奉上乙函,諒登記室,比維 動靜多勝為慰。日來政府大有變動,北洋入軍機之說己碻,道路且有立儲之謠。惟現在江、鄂、直三督,蘇、浙二撫,均告病假,觀此現勢,則朝廷必有非常舉動無疑。西林病假纔滿,即奉旨開缺,蓋已陷於全行失敗之地位矣。粵督為豐潤張公,(前在東時,已議擬及之。)此人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博深知其人,料其抵粵後,必無十分振作,且彼與西林頗有意氣,(政府之中傷西林,皆以康梁為詞。)恐其盡反西林所為也。政聞社事如何?現在內地生莫大阻力,而在東學生大失信用於政府,(近日有劉某奏請盡撤回留學生,已奉旨議奏。)恐 公此舉,勞而無功,以博細察時機,非於中央施以動力,決無轉機,鄙人不敏,當為 公力任其難也。近日內地文網四布,動輒得咎,各處寄信,郵局皆擅自拆查,如 公有信寄來,乞勿署 大名為妥。僕因母病,欲速歸省,大約月中便當南歸矣。餘不一一,手此,并候
箸安

弟博頓首
〔光緒三十三年〕七月五日

感情集因此間無書付印澄,澄已將此書在滬發印矣。如暇,乞 賜敘文一篇為望。

摘要:告訴梁啓超現在有種種跡象顯示政府近日應會有大動作,加上反對派勢力強盛及留學生漸漸失去政府的信任,中國國內阻力甚大,籌辦政聞社一事是困難重重,如果沒有政府的助力的話必定沒有好轉的機會。另告訴梁國內文件查緝日漸嚴厲,寄信時請多加注意。

麥孟華致梁啓超、湯叡 (七) 宣統二年七月廿八日

滄 明二公左右:北事若公當有報告,想知其詳。雪欸本約以六月初旬至,屆時渝約,當有變動,此間兩電促詢,得渠復電,云防三個月乃有,似此遠水不救近火。前日得若公電,言錫已入都,催取此欸,焦急萬狀。若已與錫有成約,而雪欸不時至,則不特失信,且恐失機。港地又未能即售,前月已慮雪或不能如約,先與師母商,請其設法,曾得復書,謂當竭力籌謀。前日得若電後,即電請其速籌,今日尚未得復電,未知彼處有可籌措應此急需不?邂逅不知意,則直是束手。仰屋無聊,竊計東中隈公前曾有慷慨之言,則 公往假萬金,或亦可得。以不名一文之人而貸此巨債,自是險著,然舍此以外,更無他途。已函若與商,倘錫久留,事可徐謀,則可勿行險;若機緊事急,錫又不可久待,則不可失此機會,請 公冒險謀此(港不能如意)。已屬其相勢見示, 公等謂此議可行否?請細商之。(請先商定,不必遽先實行,待若信如何,電告乃木未晚耳。)如以為可,則得若信後,當即電 公等照辦。雪書如此確定,則二萬之欸當不至竟成子虛,惟緩不及事,則雖有如無耳。渠云如事不成,當璧還。明公之議誠不謬,然此事之重而且急如此,止能放膽受之,掃數交北,東滬捱餓忍死不用一錢,則亦可告無罪矣。至於北中用法,則實難言,若公原議將此物全交錫翁,不問出入,事不成,索還與否,若翁恐未與約明,且亦極難約明,止有向龍旗處稍露為難情形而已。他日能如雪言與否?實不敢知。然僕意以為,事已至此,安能更有顧慮,止有步步冒險前行而已。原議本向老招牌辦貨,今仍是從此著手。張易之之議本是枝葉之言,且亦未有實在辦法也。此間苦熱,前數日竟至百零三度,鑠石流金,不可當也。昨今兩日少涼,尚可執筆作字,然已汗浹背矣。敬叩
大安

名心叩
廿八日

摘要:告知梁啓超謀畫談判開放黨禁一事的進度如何,然而原先計畫用以談判的資金現在一時無法湊得,但因機不可失,希望梁能親自去向協助者談判再做最後決定,雖然可能的後果等事情尚未判明,但事態緊急,只能盡快進行,顧不得那麼多了。

麥孟華致梁啓超 (九) 宣統二年八月十五日

滄江大兄左右:兩奉 賜書,雪舫至,又奉大教,敬悉。雪舫之行誠不及料,果能有成,亦一奇也。此間苦追力索,居然能得萬金。(實出意外,師母之力為多,紫功亦不可沒也。)此欸港中押地所得,已悉數電北矣。前得若電,言錫已至,嗣又屢書催促,倉皇萬狀。今幸得此,可開談判。頃聞陶公亦頗主此議,或一機會邪?未與雪舫言之,蓋此種事無論成否,少一人知則更妙,故雪之稔熟,亦未與言。渠再東,亦請秘之,弟僅告渠若運動頗有入處而已。若有函來,極不高興,蓋 公有書致之,言雪庵所云云,而 公又謂索然,勸其罷手,故渠頗以責弟,謂 公與弟意見尚未一致,事如何能辦?欲歸俟弟等商妥,再作道理,大有舍此而去之意。適得欸,立電去,而以函釋之,渠猶有函來,云事倘有眉目,當電弟往參聞其事云云。似此,則不高興極矣,事不辦則已耳,辦則當澈始澈終,不宜忽熱忽冷,令辦事者無所措手。(若已約錫至,有成言矣,如何能食言中止乎!)至雪庵所云云,誠一難題,雖雪所處亦極狼狽,然總有法可想,不成,歸趙之說,若豈能自主,且如何能開口與錫言乎?告之何益,徒亂人意耳。若甚牢騷,至謂金錢經手,恐且有疑之者,則渠不能負此重責,則其不快可見。 公下筆太快,書詞有未及斟酌者,請即函若解釋之。令嫻屬為購絹,竟忘之,打格字數已不記憶,請屬其一算函示,弟有紙求書,將并寄也。 公大作已拜讀,近體愈於前,而弟仍未敢恭維,西山蕨、北海氈,典頗不切,餘尚有未盡渾成者,病似在格不高,而語又未精鍊, 公自謂何如?古體則甚佳也。穗卿有詩見贈,已登報,想見, 公視其詩如何?匆匆,敬叩
大安

名心叩
十五日

摘要:告訴梁啓超侯雪舫已成功湊得足夠資金,談判的條件已齊全,但負責談判的人寫信給他表示對於他和梁在實行計畫上的意見不一致,不知該如何辦事這點很不高興,於是他希望兩人能盡快夠達成共識,以便於負責人行事,最後給予梁之新著作建議和交代一些瑣事。

麥孟華致梁啓超 (二十一) 民國元年□月初二日

  奉 書敬悉,前日上一書,附辦報費用略單三紙,(孝章事果有可望否?望詳告。)計達覽。 尊諭云欲北,八九決行。鄙意總以為速,已函商山人,尚未得復,不知渠意云何。頃得癭書,言憲在北,大為同所攻(以保記之故),誣以勾結宗黨,聞同秘議,將宣死刑,雖或威嚇之詞,然能者固不可測;又言佛亦大受攻掊,濟武亦有嫌疑,頗狼狽;同勢極張,如在南時新開七報,皆同資本云云。似此情形,公北更可不必,不及半年,必有變,變則必稍定, 公即欲急張勢力,亦豈爭此數月耶?何為皇皇如此?此非怯也,羌無憑藉,輕身以冒此狂濤,殊太不直,可已則吾欲已,狂人不能以常情測也。國風不必抵換之說尚未告孫,鄙意極不欲 公行,故不亟亟語此,但屬擎緩登告白耳。參議將劾伯虎,伯虎有將倒之勢,同擁護之,或不倒,然暗潮洶湧,必有變, 公且俟之。此間盛言 公已入統一黨,且將舉 公為幹事。與之等言之鑿鑿,云得之彼黨中要人者。癭來書亦云章約 公入黨, 公諾之,後在滬開會,渠黨反對(與之則云在此開會,議決許 公入黨,皙則被拒,適相反)。不審確否?渠屬詢,望詳見告。行事仍望慎酌,勿乘興函莽也。敬承
侍祺,不宣。

弟名心叩
〔民國元年口月〕初二日

摘要:告訴梁啓超立憲派在北方遭受同盟會攻擊,許多成員都受到極大的威脅,建議梁在同盟會勢力極其強盛的當下,應暫緩行動不應該現在北上,同盟會數個月後必定會有所變動,欲拓展自身勢力並不差這數個月,接著詢問民間盛傳梁加入統一黨一事是否為真,最後提醒行事皆須斟酌。

麥孟華致梁啓超 (二十五) 民國元年六月廿二日

久不得書,而北中各報宣傳 公返, 已至某地、寓某旅館,以為 公已歸矣。頃得舍弟書,又見趙建三,始知騶從至東京,尚無行期,不審行計如何。政海大波,軒然而起,碻係袁唐衝突,質言之,則公路與同人衝突。同人經此大挫,勢焰自減,然必不此戛然而止,頃方鼓激暗潮,隱謀正大,以愚見測之,無論如何,非經一次摧陷,禍未有艾。 公緩歸抑急歸,仍是前此計畫否?聞君勱東行迎 公,有其事否?鄙意仍以為稍一持重觀變,未必不佳耳。行止如何?尚望見告。又聞明水先行,已行否?事變正多,一日千變,所憂方大也。敬叩
侍安

尊賤兩隱
廿二日

胡君一函附呈

摘要:告訴梁啓超國內報紙報導梁已歸國,經詢問後才知其實梁仍在日本,報紙是誤報,並告知國內政壇現在動亂不已,主要是袁世凱派和同盟會唐紹儀的衝突,此衝突造成同盟會勢力大衰,但他認為如果不能一次摧毀的話,同盟會勢必能東山再起,至於梁的歸國計畫,他則認為應詳加思考後再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