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在小說方面,梁啟超分析了小說的社會功能,在<論小說與群治之關係>一文中,提及小說有四種「不可思議之力支配人道」,這四種力量分別是「熏」、「浸」、「刺」和「提」。第一種力為「熏」:如煙霧一樣無孔不入,使人無法逃脫其感染;第二種力為「浸」:讀小說時與主人翁同歡樂、共悲苦;第三種力為「刺」:受小說的人物、事件、社會情況所刺激,意味無窮;第四種力為「提」:透過讀小說來提神,提高思想。

  梁氏這種以小說改良社會的觀點,大大提高了中國小說的地位,可以說是繼承了中國傳統小說的道德實用功利觀;但又基於時代的需求,賦與小說更神聖的使命──小說不僅要移風易俗,更要經國濟世、救國救民。在小說的發展上,梁氏的「小說界革命」及相關的言論,大幅改變了中國小說的發展方向,不僅將政治言談帶入到小說中,擴大了小說的範疇,同時也對小說的本質、功用及相關技巧做了相當的論述。